积极防御优先顺序——巷战中战位选择

 战略战术     |      2019-11-25 18:44

在进行阵地防御时,以下三个简单的优先顺序可以帮你选择合适的防御战位1. 巧妙设置你的战位,确保火力可以覆盖到敌军进出战区的必经之路——虽然一般情况下不太可能面面俱到,但

战术史最令人着迷之处在于进攻与防御的技战术持续竞争,优劣势反复转化,周而复始。某一时期主导的战术理论或经验,因为武器装备、军力动员、后勤保障、工业能力等条件的变化,往往不再有效了。军事家和军队领袖经常依赖过往的成功经验,对技术、武器和战术的变革不敏感,军队就会在新战争中败北。工业革命以后,军事技术装备发展提速,更加剧了这一现象。

图片 1

▍普法战争影响与武器进步

在进行阵地防御时,以下三个简单的优先顺序可以帮你选择合适的防御战位

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普鲁士以军事动员能力和优秀机动作战手段,迅速击败法军并俘虏法国皇帝。这场战争对欧洲的军事理念影响深远:主动进攻是战争获胜的关键,因此进攻战略优于防御战略;武器装备的改进更有利于进攻;利用机动迂回,发动决定性战役,战争能够在几个星期内结束;胜利最终来自步兵的刺刀冲锋,战斗意志是最重要的。

1. 巧妙设置你的战位,确保火力可以覆盖到敌军进出战区的必经之路——虽然一般情况下不太可能面面俱到,但最好还是要占领那些高危地段,占领先机,方便让友军接近进行支援。

图片 2

确保各战位之间可以互相支援,这样在一个人受到攻击时,至少有两个点的友军可以提供火力支援。

普法战争

在选择战位时,最好依托坚固的掩体,这样就可以抵御较长时间的攻击(当然,还是比不上专门修建的半永久或者永久工事的),并且对掩体要做一定程度的加固。

但是,普法战争之后无论是武器装备、战术手段,还是一战前的实战都逐渐背离上述观点。随着连发步枪、重机枪、轻机枪先后问世,步兵的死亡地带从1870年的300米延伸到20世纪初的2000米。火炮性能的改进不只体现在射程和射速上,由于无烟火药的使用,火炮发射位置相对隐蔽,不易被敌方发现。1904年迫击炮问世,迫击炮弹道弧线较高,可以打击遮蔽物后面的人员装备。此外,飞机和化学武器的使用也加大了战争的破坏力。

下面就是译者本人要说的话了,接到这篇稿子时还是很踌躇的,插图里那爷爷辈的M16A1,那复古风的装具,都揭示了一个事实:这可能是一本美国版的《如何打飞机》——内容比较经典,但有点过于经典了。译者想能不能再增加一点东西,可能复杂一点点,也许读者的思考会加深一点点。接下来如果有说的不正确的地方,还望各位不吝指正。同时感谢前辈小型大白鲨的耐心解答

防御技战术最重要的改变是铁丝网的应用和堑壕筑垒的强化。看起来简单的铁丝网对步兵冲锋造成极大阻碍,炮火轰击也难以彻底清除。堑壕和掩体保护下的机枪火炮构成了强大的火力网,一战前常用的密集散兵线进攻(兵与兵的间隔仅为一两步),会被彻底击溃。

图片 3

一战前的进攻和防御力量,由于武器进步都大大增强。欧洲军界高层在进攻理论的影响下,忽略了防御战术在火力强化下的质变。多数欧洲国家一战前民族主义高涨,在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影响下,士气高昂和获胜决心更推动了“进攻崇拜”。比如,法国名将福煦认为“决定胜负的将是绝对的进攻和古典战斗精神”。俄国军界甚至认为“在不得已防御时,火力主要目的是破坏敌军士气”。

我们可以观察一下图里的两挺MG,向外延伸出加黑的线,是什么意思呢?其实是最后拦阻射击线,也就是整个防御阵地最近的防御线,阵地可以获得各战位的火力支持。在理论上,只要MG一直保持火力压制,敌人冲不过这条封锁线,防御阵地就安然无恙。说白了就是对敌步兵进行侧射封锁,因为只要敌正面冲阵地,冲到拦阻射击线,就要侧面挨MG的子弹。玩过COD5的朋友应该很有印象,有一关主角和队友们拿下了日本佬的一处防御工事,工事上有几门速射炮,主角操炮打爆了日军潮水般的攻击,放倒了若干辆豆丁坦克,最终日军连工事的门槛都没摸着,这就是侧射封锁的直观体现。 图片 4

▍日俄战争:阵地防御优势显现

1904年爆发的日俄战争,日本获胜,但代价高昂,最能体现防御优势的战例非旅顺战役莫属。是役开始阶段,日军投入6万人,火炮4百多门,俄军4万人,火炮6百多门。日军为减少伤亡,夜间发动攻势,但俄军防御工事坚固,机枪火炮打击猛烈。战役初期,日兵力伤亡三分之一,俄军不足十分之一。日军以密集散兵线进攻,充分暴露于俄军火力之下,伤亡倍加惨重。

图片 5

日俄战争

战役后期,日本动用了威力极强的280毫米榴弹炮,向俄军发射了150万发炮弹,最终以接近俄军伤亡人数1.5倍的代价攻克旅顺。日军武器装备、军事素质都有一定优势,却赢得如此艰难,原因之一是没有意识到俄军的防御优势。然而日俄战争暴露出来的进攻高死亡率并没有被欧洲国家充分认识到,一战开始后,“进攻崇拜”仍然主导战场。

▍凡尔登战役的攻防经验得失

1914年一战爆发,德军想通过缩小版的“施里芬计划”从比利时迂回绕过法军防线,南下直击巴黎,这是明显的主动进攻取向。但是法国利用发达的铁路将预备部队输送至进攻德军的侧翼,反迂回了德军,德军则想进一步迂回法军。相对于投入的数百万军队来说,从瑞士到比利时海岸的一战西线战场并不大,战略层面实施机动迂回攻击侧翼的空间有限,双方反复运用迂回策略将战线拉长并最终连成一线,形成全线对峙格局。1914年底协约国军与德军都加紧修壕筑垒,进入了僵持一年多的阵地攻防战。

1916年初德国为打破僵局发动了凡尔登战役,德军总参谋长法金汉叫嚣要让法国人的血在凡尔登流尽 。凡尔登要塞是法国东北部的最大要塞,突入德军阵线。凡尔登距巴黎仅135英里,一旦被攻破,法军整体防线被切断,巴黎东北门户大开,将极大打击法国军民的信心。

图片 6

法金汉将军(1861-1922年)

凡尔登要塞由4条防御地带,5个大型堡垒群,几十个永备筑垒构成,本来固若金汤。1914年比利时列日要塞被德军攻下后,法国总参谋长霞飞认为要塞防守没有意义,遂运走大量人员,撤离了4000多门火炮,包括2000多门大口径固定火炮。后来情报部门判定德军要进攻凡尔登后,霞飞派遣力量支援凡尔登,不过相比德军精心隐蔽部队调动和集中优势炮火,为时已晚。

一百年前的2月21日清晨,凡尔登战役打响,德军以空前密集的火炮向法军发射了至少200万发炮弹。数倍于敌军的德国精锐军团,在四天内突破法军三条防线,并占领了最重要的堡垒杜奥蒙堡,凡尔登岌岌可危。幸亏贝当将军被紧急任命为凡尔登防御战总指挥,他稳定住局势,通过唯一一条与后方相连的公路,在一周内运送了19万士兵、2.3万吨弹药到达凡尔登。贝当将军及时高效的后勤战略令法军数量与德军匹配甚至占优,同时扩大了法军战略防御纵深,从而扭转危局。

图片 7

贝当将军(1856-1951年)

从整个战役过程来看,3月初德军已基本失去攻占凡尔登的机会,但吸引法国军队的目的达到,法军很长一段时间无力抽调兵力备战索姆河战役,凡尔登战役变为争夺堑壕和堡垒的消耗战。7月索姆河战役爆发,一战东线的俄军也发起大规模战役,凡尔登德军大量被调往索姆河与俄国前线。9月开始德军彻底转入防御状态。10月以后法军夺回了部分失地,12月18日,这场历时10个月的、战争史上最漫长的战役结束。

西线消耗战的特点是战壕防御一旦固化,可以不断增兵挖壕筑垒令防线横宽纵深都扩充到极难突破的程度。进攻方要通过隐蔽兵力部署,发动突然猛烈的袭击,以求在敌方后备部队支援之前就突破防线。凡尔登战役前四天德军取得的战果,正是依靠密集火力和行动突然性获得的。好在法国人应对迅速,调集足够后备力量巩固防线,也由于当时的技术限制,重火炮运输困难,跟不上突破的军队,德军后续进攻乏力。

图片 8

凡尔登战役地图

凡尔登战役德国运用的战前密集炮火打击,在其他战役中也是标准战术,不过协约国和德国的使用方式有所不同。协约国的炮火攻击常常多达数天,消耗无数弹药,企图彻底摧毁对方阵地。但长期火炮准备暴露了主攻地点,攻击突然性丧失,敌方有充足时间调集预备部队,在后方挖掘新战壕。德国进攻主要以数小时的猛烈密集火力压制敌方的炮火,制造进攻时间窗口,进攻的突然性并未丧失。